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當前位置:新媒動態 > 新聞資訊 > 國內新聞 >

對河北省承德縣后溝村常興來、陳潮柏等黑惡勢力的舉報

2020-09-25 12:00 記者觀察網 點擊次數 :

對河北省承德縣后溝村常興來、陳潮柏等黑惡勢力的

舉報

舉報人:
    河北省承德市承德縣安匠鎮后溝村村民馬洪昌,身份證號:130821196001280190,聯系電話:15910824898

被舉報人:
    1、常興來,河北省承德市承德縣安匠鎮后溝村原村黨支部書記,黑惡勢力頭目。

    2、郭柏生,河北省承德市承德縣安匠鎮后溝村原任村委會主任,黑惡勢力頭目。

    3、陳潮柏,河北省承德市承德縣安匠鎮后溝村村民,曾二次被判刑,常興來黑惡勢力主要成員和打手,涉嫌故意傷害、尋釁滋事、組織領導黑社會、故意損壞公私財物等多項犯罪。

    4、李獻東,河北省承德市承德縣安匠鎮后溝村村書記,現黑惡勢力成員。(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依然當我們的村書記)

    5、蔡立軍,河北省承德市承德縣安匠鎮后溝村村會計,黑惡勢力主要成員。(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依然當我們的村會計)

舉報要求:

    1、要求上級政府和公安機關、檢察機關、監察機關嚴肅查處承德縣紀委監察委為后溝村惡勢力團伙充當保護傘的犯罪問題。

    2、追究以被舉報人常興來、郭柏生、陳朝柏、李獻東、蔡立軍為主要成員的黑惡勢力團伙犯罪的刑事責任,包括詐騙罪、盜采國家礦產資源罪、故意損害公私財物罪、尋釁滋事罪及涉嫌黑社會犯罪等各項違法犯罪行為的法律責任,將常興來、郭柏生、陳朝柏、李獻東、蔡立軍。等人黑社會團伙成員繩之以法。

舉報事實和理由:

    我是河北省承德市承德縣安匠鎮后溝村村民馬洪昌,因我村原任黨支部書記常興來,原任村主任郭柏生等班子成員在我村任期15年之久,存在多種違法犯罪行為。2017年10月份我曾實名向承德縣紀委監察委舉報被舉報人常興來、郭柏生的違法犯罪事實,但承德縣紀委監察委以各種理由不調查此案。我無奈于2018年3月26日,去國家信訪局反映問題,國家信訪局對被舉報人承德縣紀委監察委下了督辦函,但是承德縣紀委監察委有意偏袒被舉報人常興來、郭柏生,根本沒有進行細致的調查,而是敷衍推諉、大事化小,認為原班子成員存在違紀問題,給予一定的紀律處分,應付舉報人了事。

    我認為被舉報人承德縣紀委監察委沒有按黨中央政策的規定依法辦理,原村班子成員所作所為不是違紀問題,而是嚴重觸犯了國家法律規定,已構成犯罪,應當移交公安、檢察機關依法處理。但被舉報人承德縣紀委監察委故意沒有將案件移交公安檢察機關處理,承德縣紀委監察委包庇縱容了犯罪。為被舉報人常興來、郭柏生為首的黑惡勢力的犯罪行為充當保護傘。

    2020年9月11日,承德縣組織部部長張立峰約我到鞍匠鎮政府會議室,了解我們的舉報情況。對我們反映的問題,只有盜采礦石屬于新問題,他們會向職能部門反映。其他問題縣級已經查處解決了,就不在解決了。如不服向承德市尋求復查。承德市我也去過多次,我無奈今天才來中紀委反映我村這些事,請中紀委的領導親自調查我村這些黨員黑惡勢力將他們繩之以法。以捍衛法律的尊嚴。

    9月16日村民楊陸東給石文博打電話問:常興來怎么還在盜礦石,石文博說:雖然常興來的采礦許可證已到期,但是有承德縣政府,李銀縣長主持的會議,有會議記要可以開采。9月17日村長馬福來去承德縣自然資源局反應常興來盜礦問題,礦管股張志民說:會議記要是說行政許可延續。已向縣政府做了報告。終究無人管。承德縣縣政府對抗,自然資源部、對抗中央。

    被舉報人常興來、郭柏生、陳潮柏、李獻東、蔡立軍為首的黑惡勢力團伙的具體犯罪事實如下:

 一、涉嫌詐騙罪

    2002年黨中央對農村土地實行退耕還林政策,2003年即將新上任的黨支部書記常興來、村主任郭柏生等人。利用自己手中職權的便利和安匠鎮政府、承德縣林業局合伙共謀制造假的退耕還林驗收表,詐騙國家退耕還林款,F承德縣林業局已查出詐騙退耕還林款35.2929萬元,還有一張假的退耕還林驗收表沒查,他們所作所為情節極為嚴重、性質惡劣,給黨和國家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和不良影響。

    2013年11月份,被舉報人常興來、郭柏生發動廣大村民,把村民的土地,租給村委會種蘑菇項目。結果蘑菇沒種,又弄成了蔬菜大棚,騙取國家兩次項目補貼款之后,把地荒廢了,實質是為了騙國家的扶貧補貼款,扶貧補貼款到手后就不管了。此項目不但沒有為,后溝村老百姓扶貧,反而拖欠后溝村老百姓土地租金70多萬元,欠村民工資30多萬元,村民多次去鎮 、縣上訪,到現在一直沒得到依法解決。

二、涉嫌貪污罪,且數額特大

    1982年國家政策,把村里的山分到各戶管理,承德縣政府頒發了林權使用證,在國家沒有任何紅字頭文件下他們私自將承德縣政府在1982年頒發的林權使用證作廢,變更為村委會所有,國家所給的公益林款都被后溝村村干部所揮霍,村民多次去鎮、縣兩級政府上訪,此案到現在一直沒得到依法處理。

    被舉報人常興來、郭柏生及后溝村干部壟斷后溝村一切經濟資源,將招商引資(唐山市李志國)的橘子溝花崗巖石礦所得款項420萬元、修路款10萬元共計430萬元沒有向村民公布,據傳與部分鎮政府官員私分。

    2012年移動公司在后溝村九組南山,建設基站塔一處,建塔修路1000米。是村民李樹滿、李軍等人的自留山。2013年聯通公司在后溝村大南溝東坡,建基站塔一處,建塔修路1200米。此山為楊彤蘭的自留山,應補償12萬元。村干部常興來只給楊彤蘭(已故)次子楊陸軍700元補償款,余款24萬元全部裝進常興來的腰包。致使基站有故障時需要進行維修,經常與村民發生爭執。

三、涉嫌盜采國家礦產資源罪

    后溝村村霸陳潮柏(常興來接山弟)在后溝村關山溝(東經117.621769°北緯40.751562 °)處挖沙,經林業局鑒定為8.55畝,合計5702平方米(實際挖山20多畝)。就是按林業局測定的8.55畝計算,挖掘深度按最低6米計算,就是34217立方米。每方以30元的價格賣給任長群、呂國東他們進行洗沙,非法獲利100多萬元。此挖沙礦點為陳潮柏的自留山,任長群、呂國東非法收購此點礦沙,國土局對呂國棟罰款16500元的處罰,陳朝柏沒有取得采礦許可證非法賣沙,已構成非法采礦罪。這樣的惡勢力,卻沒有相關的部門進行調查和處理,這完全是被舉報人與相關部門狼狽為奸,為他們撐起保護傘。

    常興來將村集體的石材公司以420萬元的價格轉讓給唐山李志國之后,意味著只有李志國擁有此采礦手續和資格。但是隨著近十幾年石材價格高漲,常興來在另外一個地方繼續采礦生產,并明目張膽的成立“興來石材”,每年獲利至少500萬元,近幾年非法獲利至少5000萬元!常興來的行為已構成盜采國家礦產資源罪。

    常興來于2005年開始在我村的山上盜采石材,到2014年取得承德市國土資源局審批的c1308002009097120035511號,飾面用花崗巖采礦許可證,具體審批開采方量不詳。(采礦許可證2019年9月10日乙到期,到現又盜采一年之久)一個采礦許可證分別在四處開采,是國土資源局批準的嗎?開采方量是否超出國土資源局審批方量。如果超出審批方量開采,國家會損失多少礦產資源稅。還污染我村的河道和水源。請上級領導查處,為國家挽回經濟損失。

    2020年度  采礦點一  北臺子北溝花崗巖礦(北緯40.757986  東經117.602483)開采9層,每層1300多塊,每塊3立方米。合計盜采35000立方米。

    2020年度   采礦點二  橘子溝 葛塘溝花崗巖礦(北緯40.776918  東經117.610704)開采9層,每層2000多塊,每塊3立方米。合計盜采54000立方米。

    2020年度   采礦點三  橘子溝 葛塘溝花崗巖礦(北緯40.776918  東經117.610704)在此礦點東面山溝里,正在新做平臺,大鋸以安裝好,馬上就要啟動盜采。此點破壞林地50畝之多。

    2020年度   采礦點四  橘子溝 石洞后洼花崗巖礦(北緯40.784026東經117.600603)開采9層,每層1500多塊,每塊3立方米。合計盜采40500立方米。

四、涉嫌搶劫罪、盜竊罪

    唐山市李志國是承德縣隆巖石材有限公司的股東和法定代表人,公司是于2009年經承德縣安匠鄉招商引資,入駐安匠鄉后溝村的石材企業。企業進駐后與常興來自己的石材加工廠形成競爭關系,但是因為常興來自己的石材加工廠設備技術等問題,產品一直不合格,而石材價格一路走高,常興來很眼紅,所以幾年來常興來對隆巖公司始終虎視眈眈,懷有敵意,對隆巖公司打起壞主意,并放話,只要不按照他的意圖辦就把李志國的企業搞黃,擠走。常興來、陳潮柏等涉嫌犯罪事實如下:

    2016年7月至2017年10月期間,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張膽對隆巖公司大肆搶劫。

    2016年8月27日常興來指使陳潮柏帶著一群馬仔闖入隆巖公司強行拉走花崗巖毛料200多塊,價值20多萬元。強行拉走花崗巖石材毛板5000多平米,價值25萬元。兩項總計損失45萬元。

    2016年10月28日從,陳潮柏帶人竟然把承德法院查封扣押的大型叉車和小型叉車各一輛(總價值25萬元)強行開走,隆巖公司值守門衛阻攔,遭到常興來指使陳潮柏等馬仔的威脅和謾罵。門衛報警,派出所以經濟糾紛為由不管,致使常興來、陳潮柏明目張膽的將法院查封的叉車開到了自家的加工廠使用!

    2017年3月25日,常興來指使陳潮柏帶著馬仔又來隆巖公司廠區強行將一輛鏟車開走,開車司機是一間房村一個叫軍子的人開走的,同日一臺大型鉤機也被拉走,總價值180萬元。3月27日常興來指使陳潮柏把隆巖公司一輛三馬車開走,開車司機叫崔俊民,該三馬車價值1.8萬元。

    2017年6月間,常興來指使陳潮柏伙同黑社會成員李獻國對隆巖公司5萬多平米的半成品板材在廠區強行加工變賣,市值250多萬元 ,加工變賣以后,隆巖公司門衛被強行攆走,廠區大門也讓他們給鎖上了,廠區內一片狼藉。隆巖公司報警,派出所仍然說是經濟糾紛,讓隆巖公司到法院去解決。隆巖公司到法院起訴,法院又說是搶劫,讓他們到公安局報案,就這樣公安機關和法院互相推諉,一直沒人管。常興來、陳潮柏看到這種情況沒人管,更加膽大妄為,帶著手下又將廠內僅剩的300多塊毛料全部拉走變賣,一塊也沒剩,總價值30多萬元。就這樣不到兩年時間里,常興來指使陳潮柏伙同其他黑社會成員把隆巖公司搶劫一空,造成重大經濟損失,共計532萬余元。

    常興來指使陳潮柏伙同其他黑社會成員,違法違規利用基層村黨支部書記的身份,欺霸一方,強行將舉報人名下隆巖石材公司據為已有。并指揮黑惡勢力對隆巖公司人員威脅、恐嚇、謾罵甚至毆打!

五、涉嫌尋釁滋事罪、損財罪

    2017年10月18日,李志國的妻子彭云一行四輛車到公司辦事,常興來和陳潮柏組織二十多人的黑社會團伙成員對彭云等人進行圍堵威脅,陳潮柏等人手持鐵管、木棍、斧頭、砍刀等兇器,圍住彭云等人,對其車輛肆意進行打砸,將其中一輛寶馬越野車車前擋玻璃砸壞,兩邊前車門被砸壞,兩邊尾燈也被搗毀。一輛豐田越野車的前擋風玻璃被砸壞,車身多處損壞,四個輪胎都被刀子扎壞,不能動彈。其余兩輛車也多處被打砸損壞。彭云等人的車輛有行車記錄儀,保留了常興來和陳潮柏組織的黑社會團伙成員犯罪的證據。報警后,派出所以星期天沒有警力為由拒絕出警,舉報人一再報警,派出所才來了兩個警察,把公司股東及員工帶到派出所,進行搜身、詢問、做筆錄。而打砸彭云車輛的常興來和陳潮柏組織的黑社會團伙成員卻一個也沒傳喚到派出所。事后,彭云等4輛車修車花費48000多元。蹊蹺的是,承德縣公安局委托的物價局評估價格僅為5000元整。請問:一輛寶馬越野車的兩個前門、兩個尾燈,維修就需要多少錢??                                                                    

    常興來和陳潮柏組織的黑社會團伙及其成員長期橫行鄉里,無法無天的惡行已經給隆巖公司造成重大損失!更為可悲可氣的是,李志國身為隆巖公司的股東,現在卻不能進入公司!可見常興來黑惡到什么程度!

六、長期把持農村基層政權

    以常興來為首的黑惡勢力團伙在我村把持基層政權15年之久,期間騙取國家項目資金、壟斷農村資源非法開礦、侵吞集體資產、為了鞏固政權,發展家族親信為黨員。2018年5月份,被承德縣紀委浮皮潦草一查,常興來、郭柏生被開除黨內職務,蔡立軍被黨內嚴重警告,所涉及犯罪問題沒有移交司法機關處理。

    2018年9月份選舉常興來操縱黨員,讓團伙成員李獻東為后溝村書記,為其把持基層政權繼續統治后溝村。2018年10月份選舉村主任,馬福來遠遠高出李獻東104票當選村主任。按照書記主任一肩挑的選舉精神,李獻東不能被村民信任,就得由鎮里下派書記,可是在常興來的操縱下,鎮黨委還是安排了李獻東為我們后溝村的黨支部書記。選舉五個多月了對我村的財務工作也不審計不移交。后經馬福來向縣里多次反映,才于2019年3月份將村務移交。之后在常興來和鎮委操縱,把馬福來的村主任的權利架空。

七、偽造、變造村財務賬目

    村書記李獻東就憑以下這幾張記賬憑證,就把后溝村的45816.4元的集體資金,轉讓李獻東個人賬戶上,用于還2003年即將卸任后溝村村書記期間,所借銀行貸款,村民們、村主任都強烈反對。但是鎮長和農經站就給簽字了,錢就這樣轉給了村書記李獻東。李獻東和原村干部在村財務賬目上弄虛作假,對村務公開,欺上瞞下、甚至幫其做假賬,蒙騙上級檢查。請領導查我村帳目便知是我通過的材料是真是假。

 

    2014年我村定為扶貧村,李獻東、陳朝柏、蔡立軍壟斷所有基礎建設工程,人人皆知。工程偷工減料(例如二組道路、四組道路、六組道路、十組道路、果園路面硬化、橋梁護欄工程、),六組建過河橋梁應建6米寬,實際建設4.5米寬。也是由李獻東等人承包建設的,沒有按圖紙進行施工,寬度也不夠,存在著安全隱患,至今也沒有驗收。

    綜上所述,常興來、陳潮柏等人涉嫌貪污罪、詐騙罪、搶劫罪、尋釁滋事罪、損財罪等多種犯罪!民憤極大!以上我舉報的問題,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承德縣紀委監察委根本沒詳細調查,對已查出騙取國家退耕還林資金35.2929萬元款項,謊稱入村賬了,拒不移交司法機關!承德縣紀委監察委充當后溝村黑惡勢力保護傘,使我舉報的問題得不到依法解決,犯罪份子仍然逍遙法外。懇請上級領導重視此案,打掉承德縣后溝村黑惡勢力保護傘,盡快對常興來、陳潮柏等黑惡勢力嚴厲打擊,將相關違法犯罪分子繩之以法!

舉報人:馬洪昌      

2020年9月16日      



(此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僅代表作者言論,由此文引發的各種爭議,本網站聲明免責,也不承擔連帶責任。)

上一篇:我的維權之路究竟還要走多遠?  
下一篇:沒有了
(責任編輯:主編)
文章人氣:
(請您在發表言論時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律法規,文明上網,健康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
  • 對河北省承德縣后溝村
    對河北省承德縣后溝村常興來、陳潮柏等黑惡勢力的 舉報 舉報人: 河北省承德市承德縣...
    對河北省承德縣后溝村常興來、陳潮柏等黑惡勢力的舉報
  • 我的維權之路究竟還要
    我的維權之路究竟還要走多遠? 致山西省紀委王擁軍書記的實名反映信 尊敬的王擁軍書記...
    我的維權之路究竟還要走多遠?
  • 原占斌:你作為長治市
    原占斌:你作為長治市中級人民法院的院長,是否能與黨中央習總書記保持一致? 你主政...
    原占斌:你作為長治市中院院長,能否與黨中央習總書記保持一致?
  • 習近平出席全軍院校長
    習近平在全軍院校長集訓開班式上強調 貫徹新時代軍事教育方針 深化軍事院校改革創新 ...
    習近平出席全軍院校長集訓開班式并發表重要講話
首頁 | 新聞資訊 | 財經股票 | 科技新聞 | 汽車資訊 | 娛樂八卦 | 體育新聞 | 房產樓市 | 旅游資訊 | 健康養生 | 明星時尚 | 主持人主 |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